吸吸巧克力奶

别人的画总是最好看的
经常删图

戀愛相談

酸甜培根😇😇😇...

芒果熔岩白乳酪吉拿棒:

ユキミサ(雪成美咲)、リンチエ(倫太郎千惠)、コウリツ(洸律)前提下的DeathMatch組,コウリツ成分可能會多一些


是學AU,ooc可能





“我、想要跟你們來一次戀愛相談!”


升到了正上空的烈日從窗戶滲透進了整個空間,制服黏在分泌出汗液的肌膚上很是不便,不斷從自身散佈開來的煩悶感促使新村洸抓起桌上的長盒型果汁往嘴裡灌,讓自己的躁鬱感能夠壓下幾分,但還沒得到個痛快,便聽到了來自上頭異常興奮的聲音,突然倍數增加的煩躁讓他的手緊了緊,差點壓壞了飲料盒。


“哈啊?”


坐在飯田倫太郎旁邊的霜月雪成眼見他一句都不說就將他的桌子靠了過去,與自己的合併在一塊,不禁木然問道,“咦?戀愛……相談?是要聊戀愛的事情嗎?”


等到桌椅都挪好之後,他才安心的坐定,一面開起便當來吃,一面悠哉的答話道,“是啊!因為我喜歡的對象跟你們兩個很像,所以想問問你們兩位的意見——”


“不對吧,我跟雪成也沒有相似的地方,再怎麼說也不能說有人像我們兩個。”


倫太郎聞言,偏著頭困惑的問道:“大部分的確是如此,不過你們的戀愛經驗都同樣不足吧?”


“咕…!”


“啊……洸同學的話的確……噫!”雪成本來想跟著認同,但一抬頭便看到洸射向自己的目光,便立刻噤聲。


洸像是有些不甘,指著倫太郎不悅的問:“那你自己又如何呢?”


“我?我也沒有啊,”他嘻嘻的笑了起來,“不然怎麼會找你們兩個討論呢——”


“真沒禮貌……”


看到洸咬著牙嘶聲的道,雪成立刻接下腔來,試圖轉移話題的開口:“對了對了,那倫太郎同學要用什麼方式告白呢?”


倫太郎沒有回答,反而是將話頭拋給了洸,輕笑著問道,“那洸同學會怎麼告白呢?”


“哈、哈啊?不是在問你嗎?”


“嗯……可是我好奇嘛!”


“……應、應該會傳訊息吧……現在科技這麼方便都會用手機來、來說吧?”洸注意到忽然集中到自己身上的兩道同情的視線,不悅的道,“——幹嘛這麼看我?那,雪成又是怎樣?也是訊息派吧?”


“咦?我?”雪成貌似沒預料到自己會被突然點名,支支吾吾了片刻,才低聲吐出了幾個字,“我、我應該是直接告白派……”


“咦?”“哦——好不像雪成同學的風格呢!”


他扯了一個笑容後,就開始繼續低聲說道,“因為如果是傳郵件,如果沒有得到回覆,而是就這麼被放置,在收到回覆前的每一天我就會如坐針氈般緊張不已……所以我覺得還是直接告白比較好……”


“真有雪成同學的風格呢。”倫太郎以袖子遮著自己的嘴,偏著頭喃喃道,“不過要說的話其實我也是直接告白派呢。”


“那你就快去說啊。”


“哎,洸同學,這種事還是需要心理……”


而倫太郎不等雪成說完,便眨了眨眼回答道,“我說了哦。”


“……準備的……咦?”把剩下的話都說完之後,雪成才意識到倫太郎所說的話。


洸嘆出了一口氣,將雙手環在胸前,道,“那結果呢?總不會你是來跟我們炫耀的吧?”


一說到這,倫太郎不禁冒起了冷汗,揮舞著長了一截的袖子,明顯慌張了起來,“結果嘛……”


洸看這反應也多多少少意會到了,便沉下了目光,試探的問道,“………怎麼了嗎?”


“被逃開了……”


““咦!?””


雪成也慌了手腳,困惑的道,“為什麼會逃、逃走啊?”


而洸則迸出了聲冷笑,勾著嘴角道,“這不是很明顯的被討厭著嗎?”


“我也是這麼覺得呢……”


原本就已經很沮喪的倫太郎,一聽到洸的落井下石,背又垂的更低了,雪成仿佛能看到倫太郎五顏六色的頭髮一瞬間都褪白,變得格外蒼老起來,趕緊幫腔說道,“總會有個理由吧…!倫太郎同學在告白的時候有說什麼嗎?”


“咦?”他聞言,便一邊偏著頭思考著當時的場景,一邊開口緩緩道來,“我記得我當時告白了……然後她就跟我說‘請不要跟我開這種玩笑,我好歹也是學姐,歷練的比你多,是不會被騙上的!’…好像是這樣。”


雪成喃喃道,“是學姐啊……”


而洸則嘆了一口氣後,靜靜的道,“以為你是在開玩笑啊,能明白,如果你用平常那種語氣告白的話,我也會以為是鬧著玩的。”


只見倫太郎聞言稍稍皺起了眉,天真的臉蛋掛起了無辜的神情,“不啊——?我又不會跟洸同學告白?”


“我是假設!我也不想要好嗎!”


“那你回答了什麼啊?”


雪成再一次出面幫忙緩頰,在半空中揮舞的筷子像在揮舞著凶器,所以比起緩頰看上去更像是在威脅著洸,後者抽著眼角,往反方向退了幾吋。


“我說…”倫太郎霎時露出了燦爛的像是太陽般、要把近距離的兩人灼傷的笑容,道,“‘可是戀愛的經驗並不多吧?’”


“哇……”“沒有回你一巴掌就不錯了。”


想必當時說出這話時,倫太郎也是這個笑容,兩人暗自想道,差不多能感受到那位學姐內心想要往他臉上掄一拳的衝動了。


聞言,倫太郎立刻收起笑容,又變成方才那副臉色發青冒汗的模樣,似乎是真的沒有意識到,“啊咧?真的說錯話了嗎?”


洸將手臂抱在胸前,實話的說,“如果是我我也會直接不甩你走回教室……”


“都說了我不會跟洸同學告白了!”


“我說了是假設!”


“嘛,”他抬起頭,似是在思索的樣子,道,“不過她沒有回教室呢,而是轉頭往反方向離開了——”


雪成聞言,困惑的往洸那頭看去,“咦?洸同學會去哪裡呢?”


“為什麼是我!?”


“因、因為感覺跟洸同學好像,”雪成不禁嘀咕起來,“而且剛才不也是洸同學一直說自己跟那位學姐一個想法的嗎……”


“是…是這樣沒錯……”他咬咬牙,片刻才像是下定決心的開口了,“我知道了……我的話……大概會去圖書館吧。”


“意味不明。”


“吵死了!”


雪成不敢置信的訝異道,“為什麼要去圖書館啊?”


“因為被說了經驗不足,所以會用知識來補足……”


倫太郎卻在這時搖著頭,否決了洸的想法,“不過真遺憾,她可不是去圖書館呢。”


““咦?””


明明依照正常人來說是不可能選擇圖書館的,但從方才就把“那位學姐”當作洸來想像的雪成來說,遇到了誤差反而更加震驚,而被雪成誤導的洸也自然而然的認為自己的回答一定是對的,所以也跟著訝異了,但是過陣子之後兩人就冷靜了下來,覺得本來就不可能完全一樣嘛。但在那之前,有更加重要的問題。


洸以不確認的目光往倫太郎那裡看去,“不……不對,你為什麼會知道?”


他偏著頭,似是覺得沒有什麼問題,自然的道,“因為我跟蹤她了啊——”


“哇……”“被發現可不是賞巴掌就能了事啊…!”


不過比起跟蹤的事情,雪成更加好奇真相到底是如何,便急忙追問道,“那她去了哪裡?”


“體育器材室——”


“意味不明。”


雪成覺得這答案比圖書館要詭異上百倍,不禁問道,“為什麼會去那裡……”


“好像在裡頭吟詠著什麼,我也聽不清楚,不過貌似正在做很莊嚴的儀式,我不想打擾所以就回來了——”


“……那個很不妙吧。”


洸贊同的附和道,“的確……”


“很有趣吧?”


“完全無法理解你這人的腦子了。”


“我覺得那位學姐……大概是被嚇到了,我覺得倫太郎同學可以多多向學姐搭話,一點一點釋出好意,讓她能夠漸漸的意識到的話,再告一次白,”雪成一邊不停的用筷子翻動著便當上的料,一邊謹慎的說道,“我是這麼認為的……”


“哦——雪成同學真是大情聖!”


洸也有所體會的點了點頭,“啊啊,沒想到你如此了解。”


他聞言,難為情的擺了擺手,“不不,也沒什麼啦,有幫到倫太郎同學的話就好了…!”


“那我想聽聽大情聖的戀愛經歷!”


然後雪成擺動的手霎時間頓住了,“咦?”


洸被倫太郎這麼挑起,也有些好奇的問道,“雪成現在有喜歡的人嗎?”


“啊………該怎麼說………”


不等他把話說完,倫太郎便笑道,“原來有啊——”


洸仍然窮追不捨的道,“誰啊?”


雪成一時間整張臉都漲紅了,沒好氣的喊道,“這種事不能說吧…!”


“是嗎?”


“是什麼類型的人呢?”


聽到倫太郎換了一個問題,雪成才稍稍降溫些,吁了口貌似憋了很久的氣後,緩緩說道,“嗯……是個很漂亮的人,既溫柔又善良,還很會做料理!”


“哦——跟我的姐姐好像呢——”


“咦?倫太郎同學有姐姐嗎?”


“有哦!”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臉看上去有些驕傲,但雪成沒有把話說出口,而是好奇能讓倫太郎這麼驕傲的姐姐。


“哎——好想去看看。”


“來我家看是可以…”他面有所思的道,“不過如果喜歡上姐姐的話……”


“喜歡上的話?”


“嗯……”他經過了片刻像是省略了不可告人的事情似的寂靜,而後燦然笑道,“可能再也踏不出我們家吧!”


“好可怕……”


“不過你們應該看過我姐姐吧?因為她跟我們同級呢——”


“咦?同級裡還有誰姓飯田嗎?”


“不是飯田,是森哦?我的姓是母親的,姐姐的姓是父親的!”


“哇,好巧…!剛好……”雪成本來想繼續說下去,卻想起了方才倫太郎的那句警告,便不自覺的噤聲,僵硬的轉頭看向洸,“…………好了,換洸同學了。”


“不要為了轉移話題而點我啊!”


“咦——?雪成同學原本想說什麼呢?”


這人的優點是直覺敏銳。缺點是太敏銳了。


雪成仿佛能感受到從左側刺過來的視線,但硬是不側首與其對上,仿佛看了就會被大卸八塊似的,心虛的顧左右而言他的道,“那個,倫太郎同學也很好奇洸同學的戀愛吧?”


“嗯…說的也是,我也很好奇洸同學的戀愛呢!究竟會是什麼樣的對象被這個洸同學看上呢——”


洸抽著眼角,無奈的吐道,“在你們眼中的我到底是什麼樣啊……”


雪成誠實的發表意見:“咦?大概會覺得戀愛是很無聊的東西?”


倫太郎誠實的嘲笑起來:“根本想像不到洸同學會喜歡上誰——說不定連初戀都沒有呢!”接著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轉了語氣繼續道,“嘛,好像也沒有人喜歡洸同學呢,情人節巧克力不是零嗎?”


“那種甜膩膩的東西不收到也無所謂。”


雪成困惑的問道,“不啊,洸同學不是收到一個了嗎?”


“扔了。”


“咦?!”


倫太郎不敢置信的嘖聲道,“好過分……居然把女孩子的心意……”


“我不是說了我不喜歡甜膩膩的東西嗎?”他嘆了口氣,乾脆不理他們的閒言閒語,埋頭吃起了自己的便當,“還有,我現在的確是沒有喜歡的人。”


“不出所料的很無聊的答案呢……”


雪成像要安慰洸的說道,“沒關係,總會遇到的…!”


但倫太郎沒有就此灰心,反而窮追不捨的繼續道,“那就說說洸同學目前最在意的人就好了,如果就這麼放過你不是很不划算嗎!”


“哈啊?”


“對…對!說不定是洸同學還沒有意識呢!”


輪流看了兩人一眼,洸想著如果不說一個答案,這兩人是不可能會放過自己的,便吁出了口感到心煩的長氣,老實的舉手投降。


“……那我就來說說我家的貓好了。”


感覺就是很無聊的開頭。雪成不禁在心中腹誹道。


“感覺就是很無聊的開頭呢——”


一方面覺得自己跟倫太郎很有默契,一方面又希望讓他快些閉嘴的雪成不住喊道,“倫太郎同學!”


但洸沒有多加理會,沉入了自己的思緒當中,邊回憶邊上揚起了嘴角來,“我敢說牠大概是世界上最可愛的貓了,雖然有時候很任性,但是跟牠一塊玩總是很有趣,感覺身上的疲憊都消失了。”


雪成見狀,托著腮,不禁感嘆的道,“如果不是在說貓的話我覺得這都是戀愛的徵兆呢……”


“但是因為是貓所以不想再聽下去了呢——”


“雖然我總會擔心牠沒有我怎麼辦,但其實牠不倚賴我也能活的很好,讓我覺得牠跟我是同樣的。”不知道為什麼,洸原先變得柔和的神情突然又不見了,取而代之是比起平時更加冷酷兇狠的模樣,“但是牠實在是太過任性了,有時候還蹬鼻子上臉,抓著我的把柄不斷的往我身上刺來,所以即使覺得很有趣有時候也會覺得很煩躁……那傢伙……”


“……總感覺說到中間已經不是在講貓了。”


而且總覺得這個敘述好像能想像到班裡的某個人。這一句雪成沒有說出來。而倫太郎則不加思索的笑了起來道。


“兩個人感情真好呢!“


雪成不用想,也知道洸肯定皺起了整張臉,不服的答,“哈啊?我是在說貓、貓的事!“


“咦——真的嗎?”


“真的。”


“怎麼感覺很可疑呢——”


似在轉移話題,洸拍了拍手道,“好啦好啦,午休快要結束了,快點吃吧。”


倫太郎的便當盒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得乾淨的看不到一滴醬汁,他蓋上了蓋子,燦笑道,“我已經吃完了!”


“咦?什麼時候?!”


“餓著肚子可是打不了仗的——”


“真可怕的速度……”


雪成見洸不敢置信的發起怔來,便催促的道,“洸同學,快點快點!”


“啊,雪成同學,吃完午餐後請務必跟我分享你剛剛沒有說完的話哦。”


“嗚…!咳、咳!”


“快點快點,雪成!”





“哈啊……真是會折騰人……”


放學後,新村洸早在他們倆之前先離開了教室,背著包將櫃子給打開,櫃子被中間的隔板分成上下兩個空間,下頭的放著他的鞋子,上頭放著看上去很精緻的盒子。


他一打開來,裡頭整齊的擺放著能夠一口塞的巧克力,巧克力的造型是貓咪形狀,配上黑巧克力的顏色,更像一隻黑貓的臉。而裡頭有一半的位置已經是空盪盪了。


他像平常一樣抓起一個塞進了口中,低聲嘀咕,不知道像在跟誰辯解道,“……我是討厭甜膩膩的東西……可是這個的味道一點都不甜膩,而且造型我很喜歡,所以我才收下的,不過跟他們倆說一定會造成不必要的誤解……”


巧克力是匿名送過來的,連義理還是本命都沒說,唯一能夠知道是誰送來的,只有對方一定是個愛貓人士這一點。因為他家裡有貓的事情,除了今天中午跟霜月雪成還有飯田倫太郎說過之外就沒有人知道了,所以一定是因為自己的喜好才選的。而身邊跟自己同樣喜歡貓的女孩子他只知道一個。


今天的新村洸仍然在思考情人節的回禮。


Fin.


打中文名字好不習慣好彆扭(…)

评论

热度(118)